凤御邪王by画桥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凤御邪王by画桥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凤御邪王

时间:凤御邪王作者:画桥

凤御邪王小说

精品小说《凤御邪王》是作者画桥的作品,小说的主人公是顾辞宴夜芷言,小说内容感人肺腑,情节扣人心弦。内容主要讲述了:她,明明是未来顶尖科学家,却意外卷入侯府宅斗。双腿残废?2160年新型基因药物来治。后妈渣妹栽赃陷害?脑电波控制、超级AR现场打脸。夜芷言见招拆招从不手软。直到……盛京恶名昭著弑杀残暴相貌丑陋的八王爷...

凤御邪王全篇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《凤御邪王》第013章王爷您是天上遥不可及的云

这一幕的变故来地猝不及防,夜华清只觉得一个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自己脸上,几乎站立不住。

夜华清死死地盯着柳幼卿的手,步摇泛着金色的微光。

步摇上面的珠玉晶莹璀璨,因为柳幼卿的动作正在微微晃动。

柳幼卿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微微笑着的夜芷言,继续道:妾身去书房给老爷送百合粥,碰巧见到它在您书桌上,听到这边的事情就赶了过来,还好,没酿成什么大错。

王姨的人听到外面的动静,赶紧退了出来。

撞上夜华清急切的眼神,王姨一脸惶恐地摇了摇头。

柳幼卿轻笑:老爷您看,妾身就说这是一场误会。

话音刚落,就见夜华清猛地上前夺过步摇,瞪大双眼:不可能,父亲,肯定是柳姨娘说谎。

放肆!

夜怀瑾老脸上写满了难堪,眼底尽是不悦。

儿女们胡闹也就算了,怎么也把他拉进来?让他在一个瘸子面前丢了父亲的面子。

柳幼卿并不介意夜华清的无礼,反过来安抚夜怀瑾:无妨,华清也是好心办了坏事,老爷您就别生气了。

言罢又看向夜华清,笑得和蔼可亲:你呀,给你大姐道个歉也就罢了,芷言心善,不会跟妹妹计较的。

一番话,端的是个贤妻良母的美好形象。

反衬得一旁教唆女儿闹事的杜佳月无德无能,难堪地恨不得钻进地缝里去。

柳幼卿这个盟友算是没有交错。

夜芷言礼尚往来地对她点头:柳姨娘说的是,我毕竟是侯府大小姐。

此时,夜华清这才如梦初醒似的,握紧手中步摇:不可能,我不会向一个瘸子道歉的!

夜怀瑾刚刚被安抚下去的怒气又忽的升起,他愤怒地瞧了一眼夜华清:我看你越发没规矩了,你母亲平日里就是这么教的你吗?

此言一出,杜佳月反而吓坏了,连忙撇清责任:老爷,妾身冤枉啊!

同时恶狠狠剜向夜华清:还不快给你姐姐道歉。

夜华清屈辱地看着众人,连同自己的母亲都已经倾向夜芷言了。

这跟她期待地完全不一样!

夜怀瑾恨不能扑上去咬断夜芷言的脖子:父亲,这肯定是夜芷言的诡计。她故意把步摇藏在您的书房,然后设计陷害女儿;;

夜华清越说越离谱,她已经无畏无惧了,只想要拉夜芷言下水。

啪!

夜怀瑾怒目圆睁,一巴掌将夜华清打地险些站不稳,脸上瞬间多了个显眼的五指印。

放肆!你当在场的人都是傻子吗?

夜怀瑾打的不算用力,可夜华清是从小娇生惯养的,哪里挨过打?当即就红了眼圈,楚楚可怜地望着夜怀瑾:父亲。

夜怀瑾也是微微愣了愣,有些心疼。

要是打坏了那张娇艳的脸,还怎么许配盛京的王孙公子!

都怪这个夜芷言,她一回来府里就鸡飞狗跳的。

夜怀瑾的怒气瞬间尽数转移到无辜的夜芷言身上,连看着夜华清的眼神也柔和了不少。

你大姐姐身上有疾,你作为妹妹应该多照拂她,怎能如此陷害于她?芙蕖,把你家小姐带回去,没有我的同意不许踏出解落院半步!

夜华清双目含泪,仿佛受了极大委屈般的:父亲,求您不要把女儿关起来,父亲!

杜佳月也抓住夜怀瑾的胳膊求情:老爷,念在华清是出于孝心才办错事的份上,别罚这么重。

不就是禁个足,怎么就重了?

那么她当初被活生生打断腿,又算什么呢?

夜芷言还未来得及出声,柳幼卿便道:姐姐你糊涂了,你们要求的人,该是芷言丫头才对。她才是这件事的受害者。

夜华清怔住,继而一脸愤恨地嚷道:我才不要求那个瘸子,她也配让我求她?

夜芷言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猪对手非要送人头,真是拦也拦不住。

夜怀瑾不悦地低头看过去:你笑什么?

夜芷言靠在轮椅上,笑意转瞬即逝,懒懒地看向夜华清:今天结束了,明天是什么?

不等夜华清回答,夜芷言又道:我告诉你夜华清,不管你下一招是什么都尽管放马过来,我夜芷言必将十倍奉还。

陡然提高声音的警告仿佛一把尖刀,狠狠扎进了夜华清心口。

也是从这一刻起,夜华清才意识到母亲说的那瘸子仿佛换了个人是什么涵义。

母亲说的没有错,是她轻敌了。

夜怀瑾轻咳两声,打断二人之间的争锋相对:咳咳。既然华清是无心的,而且为父刚才也已经教训过她了,芷言你就不要咄咄逼人了。给为父一个面子,别再追究了。

对于夜怀瑾明显的偏心,夜芷言并没有什么感觉,她垂眸:就依父亲的,可连翘被白白冤枉这一遭,妹妹总该道个歉吧?

夜华清气笑了:夜芷言你疯了吗?想让我给一个丫鬟道歉!

丫鬟怎么了?

一道漫不经心,却又带着极度危险气息的声音猝不及防地自众人背后响起,所有人都在瞬间感受到逼人的威压,甚至没有人敢往后看一眼。

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,顾辞宴负手优哉游哉地走了进来。

夜芷言坐在轮椅上,蹙眉看着他。

还以为那晚不欢而散之后,顾辞宴今天不会再来。

这男人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。

只是,心里还有点微微的欢喜是怎么说?

丫鬟也是人,也不能随意欺辱,是不是,夜候爷?

说完这句话,顾辞宴刚好走到夜怀瑾身边,手轻轻拍了拍夜怀瑾的肩膀。

看似亲密,实则危险。

夜怀瑾被顾辞宴拍地半边肩膀瞬间麻木。他踉跄了一下,半个身子歪斜,额头更是冷汗涔涔,连想行个拱手礼都没有力气:王;;王爷;;

顾辞宴松开手,往夜芷言那边走去。

夜怀瑾才感觉半边身子有了知觉,他连忙行礼恭敬地回道:王爷说得对,生而为人并无贵贱之分。

顾辞宴猛地回身,怒目而视:侯爷这话又是什么意思?难不成你还跟本王一样尊贵么?

夜怀瑾:;;

夜怀瑾忍着骂娘的冲动:下官不敢,王爷您是天上遥不可及的云,下官是任人踩踏的泥,怎能相提并论呢?

《凤御邪王》第014章本王认为该杀

噗嗤!

夜芷言第一个笑了出来,这八王爷当真邪气得紧。

这要是未来,可是会被人泼硫酸的。

怪不得恶名昭著,是盛京贵女的噩梦。

实至名归啊。

顾辞宴淡淡地瞥了一眼夜怀瑾:侯爷自谦了。

夜怀瑾脸黑成锅底碳,却也不敢说什么,还要赔笑。

也就是夜芷言,其他人纵然快憋红了脸,也不敢笑出声。

在侯府夜怀瑾就是天,所有人的生死都在他一念之间。

若不是顾辞宴,他们一辈子也不会看到这样唯唯诺诺的夜怀瑾。

顾辞宴走到夜芷言身前,居高临下地望向她的双腿,而后才移到夜芷言的脸上。

剪水双瞳盛满笑意回望着顾辞宴:王爷您怎么来了?

顾辞宴原还有些介怀她的无礼,但她的药毕竟解了自己的奇毒。他纵然为人跋扈,却不是知恩不报的人。

她在侯府过得那么凄楚,自己不过举手之劳。这么想着他才如约来看她。

谁料撞上一出好戏。

他来得早,原只是想看看夜芷言这回又该如何应对,却没想到那出狸猫换太子实在精彩,才多看了片刻。

顾辞宴看她一眼,随即冷漠地扫向众人:本王不来,怎知道淑离郡主遗孤在侯府竟还遭受这般欺凌!

夜怀瑾一颗心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:王爷说笑了,不过是姐妹之间玩闹,是吧芷言?

边说,边给夜芷言使眼色。

夜芷言看见了,她说:父亲说的对。

夜怀瑾刚要夸她懂事,就看见夜芷言望向还被家丁押着的连翘:不过,八王爷说了,丫鬟也是人,所以这歉还是要道的。

夜华清沉默半晌,听到这话当即就要反驳,被夜怀瑾端机立断地一脚踹在地上:逆女!还不听你姐姐的话,给连翘姑娘道歉。

夜华清不可置信地看着夜怀瑾,被踹的地方火辣辣地疼,夜华清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来:父亲;;

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招祸的话来,夜怀瑾连忙打断:住嘴!还不快道歉!

连翘一脸惶恐地看着夜怀瑾:侯爷折煞奴婢了。二小姐不用给奴婢道歉。

夜华清羞愤至极,红了一双眼:连翘姑娘,对;;

对不住三个字怎么都说不出口。

给一个下贱的奴婢道歉,她以后如何在府里立足!

传出去,那些贵女又该如何讥讽于她!

夜华清又羞又气,身子剧烈地颤抖着,艰难地吐出带着哭腔的三个字:对不住。

说完,夜华清捂住脸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。

顾辞宴好整以暇地看着狼狈的夜华清,毫无怜香惜玉之心:本王没有听清,侯爷听清了吗?

夜怀瑾脸色大变,一口气差点上不来。

欺人太甚!

可顾辞宴是为了小厮就能把皇子命根子剁了还不受罚的人,如果认真起来,就不只是道歉这么简单了。

逆女,没听到王爷说吗?还不大点声儿道歉!夜怀瑾手紧紧地握成拳头,咬牙切齿。

夜华清猛地站起来,狠狠地瞪着连翘:本小姐对不住你,够了吗?够不够?

今日颜面尽失,他日必将夜芷言碎尸万段!

连翘小心翼翼地看了眼夜芷言,不敢说话。

折腾一早上,夜芷言早觉得累了。

她刚要打发他们走,顾辞宴慢悠悠地开了口:大小姐善良,可本王方才看了全程。二小姐这样不择手段残害姐妹的人,本王认为该杀。

杜佳月倒抽一口气,直接晕了过去。

夜华清被一股寒意笼罩,只觉得有一把手狠狠掐住了喉咙,无法呼吸。

夜怀瑾噗通一跪了下来:求王爷饶了小女一命,下官日后定当严格管教。逆女,还不快给王爷跪下!

精心养大的女儿,还没有用上,怎么能被顾辞宴一句话杀了?

瞬间,只香居里跪了满院的人。

夜华清涕泪横流,求生欲让她再顾不上脸面。跪爬到夜芷言脚下,抓住她的衣裙:姐姐,我错了,妹妹以后再也不敢了,求求您不要让王爷杀我。

夜芷言头疼地看着夜华清,她也只是想教育教育夜华清,还真没想要杀她。

杀人距她一个做研究的科学家来说,真的太远了。

王爷,华清毕竟是我妹妹;;

求情的话还没说完,顾辞宴微微勾唇。

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太刺眼,还是被面具骗了,夜芷言觉得这个笑容此刻竟显得有些宠溺,看的她心底微微一乱。

嗯。

淡淡的单音节,带着男人低沉的嗓音,明目张胆的致命诱惑。

夜芷言脸微微一红。

多谢王爷开恩,多谢姐姐开恩,多谢王爷;;

夜华清一下一下磕头谢恩,夜芷言不耐地挥了挥手:够了,你走吧。

夜华清这才停下磕头,精致的妆面已经哭花了,整个人狰狞又狼狈。

顾辞宴厌恶地别过眼:还不快滚!

夜华清识趣地跪离,退到人群中才敢站起来。

夜怀瑾如蒙大赦:芷言你好好休息,王爷,咱们移步前厅吧。

顾辞宴看都没有看夜怀瑾:本王是来看大小姐的。

言下之意,你们可以滚了。

夜怀瑾有些为难,夜芷言虽然是个残废,但毕竟是还没有出嫁的闺阁女子。顾辞宴不走正门,直接出现在后院也就罢了,现在还要单独呆在这里,传出去实在不好听。

但看了眼顾辞宴,他缩了缩脖子。

算了算了,得罪不起顾辞宴。

王爷要走的话还请差人通报,让下官送您出府。

顾辞宴摆手:不必。

众人一离开,只香居瞬间冷清下来。苏静好跪在角落里面如死灰,那双眼睛已经如同死人一般了。

夜芷言只看了她一眼:外面跪着去吧。

苏静好一路磕着头退了出去。

小姐,我去给您和王爷拿点儿点心。

连翘懂事地退出去,关上了只香居的大门。临了,看到那个人站在自家小姐旁边,高大伟岸,像是从天而降的天神一般。

保护着她家小姐。

连翘擦了擦眼泪,她不管顾辞宴美或丑,不管顾辞宴是不是恶名在外,只要他是真的对小姐好便够了。

夜芷言当然不知道连翘这一番心思,她仰望着顾辞宴:谢谢王爷替我解围。

顾辞宴微微欠身,上半身逼近夜芷言。

两人的距离瞬间拉近,暧昧的气氛在周围升温。

夜芷言下意识地握住轮椅扶手,有些不知所措:王爷,您;;

顾辞宴挑眉,却凑的更近:本王有个问题要问你;;

《凤御邪王》第015章惦记着抽他的血

夜芷言望着近在眼前的脸,半张面具在阳光下泛出耀眼银辉,晃得夜芷言有瞬间的失神。

那天晚上在山洞里曾端详过他的脸,但也没有靠得这样近。

近地连他脸上软软的白色绒毛都看得见,还有那浓密睫毛,像一把扇子在眼睑上投下斑驳光影。

这个人,精致地让她怀疑是不是真的存在。

要是能拿他的基因做研究,克隆几个美男子,那该多好呀!

夜芷言眼底的狂热顾辞宴没有错过,这已经是她第二次露出这样的眼神了。

就这么惦记着抽本王的血?

顾辞宴长眉微拧,这小小女子心里究竟在想什么?

竟然被看出来了,她表现得这么明显吗?

夜芷言尴尬地耸了耸肩,往后缩了缩脖子:哪里哪里,王爷多虑了。对了,您不是说,有什么问题要问我么?

顾辞宴从善如流地略过了这个话题:那个假的步摇,是什么做的?

虽然夜芷言骗众人说是泥捏的,但他看得分明,那绝不是泥。

夜芷言的确没想到他会问这个,她愣了下笑了:王爷您猜?

;;昨夜连翘过来找她,为了将计就计她有了这个主意。那个假的步摇,其实来自于2106年的5D打印机。

科技发展到2106年,5D打印机已经非常普遍了,而且还可以根据需求随意选择材质。

像这样一个步摇,即便不能做到一模一样,以假乱真是绝对可以的。

还好研究所有一个打印机,不用白不用咯。

至于柳幼卿的突然救场,是连翘天不亮的时候偷偷去找的。

夜怀瑾的书房,当然是身为宠妾的柳姨娘更方便进。

顾辞宴起身:既然你不愿意说,本王也不勉强。

夜芷言松了口气,她倒是想说,说完就要被当成妖孽烧死了。

你的腿如何了?

王爷毒清了吗?

两人几乎是同时开口,到底是经历过生死的,默契不是一般。

顾辞宴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与夜芷言对视一眼,夜芷言尴尬地别过头去。

怎么回事?

初遇那天他中了情毒,她衣衫不整,气氛都没有今天如此暧昧。

夜芷言觉得脸有些烧。

你先说。

王爷先说。

又是异口同声,这下夜芷言更加尴尬,温度瞬间蔓延到脖子。

顾辞宴嘴角含笑,垂眸看着脸红不知所措的夜芷言,只觉得有些好笑。

方才他看到的夜芷言,可不是这么一副娇羞的样子。

怎么?见到本王,很紧张?

夜芷言点点头,很诚实地回答:有点。

她也不知道怎么描述那种心情,就好像是被寒冰层层包裹的心,突然开了一朵花。

顾辞宴对她的坦率真的是欣赏地紧,从未有哪个女子,让他觉得相处起来如此沁心。

紧张什么?本王又不会吃人。

夜芷言双手搭在额头挡住刺眼的阳光,凉棚下抬头看顾辞宴:可是外面说你会吃人,我还挺好奇,你喜欢油炸还是清蒸?

顾辞宴自上而下打量着夜芷言,虽然贵为侯府大小姐,但身上衣裙却连王府的丫鬟都比不上。

即便如此,也盖不住曼妙身姿。

顾辞宴玩心大起:本王喜欢生吃。

夜芷言轻咳一声,她心智都快三十了,还能听不出来顾辞宴在开车?

王爷,你能推我出去看看吗?我在侯府有些闷。她转移话题。

她知道古代的女孩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很少机会出去。自己又残疾,夜怀瑾肯定不会让她抛头露面丢人。

但顾辞宴要带她出去,夜怀瑾肯定不敢拒绝。

顾辞宴觉得好奇:你不怕被人说闲话?抱你回来那日,可是连头都不敢抬。

夜芷言忍不住翻个白眼:抱和推能一样吗?而且我也没打算在这里嫁人,旁人爱怎么说随他去。

竟还有女子不想嫁人的。

难道是因为腿疾?可她应当能治得好才对。

顾辞宴有些不解,却还是依言从后面扶住了夜芷言的轮椅:坐稳了。

夜芷言还没反应过来,下意识地握紧了轮椅扶手,随即整个人带轮椅腾空升了起来。

啊!

夜芷言尖叫一声,整个人不受控制地往前摔去,强烈的失重感涌上来。

耳边风声呼呼,只香居的景色尽收眼底。她还来不及欣赏,就已经被失重下坠的恐惧代替了。

救命两个字还没喊完,腰上多了一双手,紧紧地缠绕住她的腰肢。

她下意识地抱住顾辞宴的胳膊,就像溺水的人抱住浮木一样,恨不能整个身子都挂上去。

顾辞宴立在梧桐树顶,夜芷言在他怀中已经面如土色。

无所不能的夜芷言也有怕的。

她恐高。

因为怕高不敢坐飞机,她失去了出国深造的机会,只能用全息投影去上课,倒时差倒地险些废掉。

此刻,夜芷言被顾辞宴凌空抱着,微风徐徐吹在脸上,她却大气都不敢出。

夜芷言死死搂住顾辞宴的脖子,小脸紧贴着他的胸膛,抖如筛糠。

王;;王爷;;别闹,快下去。

顾辞宴嘴角一勾,仿佛发现她怕高是一件很值得开心的事情般:原来你怕高?

夜芷言死不承认:我才不怕,王爷快放我下去。

顾辞宴见她虽然嘴硬,却委实抖得厉害,略有不忍,才抱着夜芷言平稳落地,将她放在轮椅上:好了。

夜芷言反应过来,发现顾辞宴竟然抱着她翻墙出来了。

有门不走偏要翻墙,果然是邪魅王爷的人设。

顾辞宴自动接过轮椅:想去哪里?

去街上看看,想吃西街的糖人。原主记忆里有家卖糖人的,她很是喜欢。

顾辞宴点头,推着她往西街走去。

不远处,阴影下藏匿的暗卫谢行冷峻的脸上有了一丝不可置信。

大哥,主子是不是被下降头了?

谢行瞪了一眼多嘴的手下:妄议主子,该罚。

手下苦着脸赶紧退开,瞬间隐入阴影里,仿佛刚才这里并没有人存在一般。

谢行望着远处一高一低的身影,长眉紧拧。

王爷是有些不对。

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家王爷像个小厮一样给别人推轮椅,何况还是个女子。

《凤御邪王》已完结,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凤御邪王》即可免费阅读,欢迎关注我们哦!

《凤御邪王by画桥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