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by我吃火龙果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by我吃火龙果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

时间: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作者:我吃火龙果

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小说

精品小说《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》是作者我吃火龙果的作品,小说的主人公是祝姚衿玉,小说内容感人肺腑,情节扣人心弦。内容主要讲述了:受了诅咒,一旦与男人亲吻就会在子夜变成猫。“听说了吗?国师大人洁癖严重,最讨厌猫狗。”“什么?我昨天还见他抱着一只猫在占卜,难道是我眼花了?”被抱在怀里的某女人看着国师大人道,“听说你有洁癖,不喜欢猫...

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全篇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《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》第十三章狐假虎威

里面静悄悄了一会儿,门吱呀一声打开。

祝姚?你怎么来了?咳咳;;

谢依儿眼底青黑,唇色苍白,脸上还有红肿的巴掌印,看起来好不狼狈。

祝姚眉头扬了扬,装作一脸惊诧,依儿,你的脸;;

谢依儿忙低下头,侧身让开一条道儿,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家中有些杂乱,你莫要嫌弃,先进来吧。

祝姚抬脚迈入,余光一瞥,谢家的那两个姐姐竟然跪在地上,见她来了,吓得缩了缩脖子,不敢正眼瞧她,只低低的说了声见过平阳郡主。

两位姐姐为何跪在地上?祝姚奇道。

谢依儿忙从一边走了过来,两眼带了几分委屈。

两位姐姐说是因为她们,我才被爹爹打成这样,所以跪在这里给我赔礼道歉;;

若不是祝姚方才在门口听到了事情经过,还真要信了她这番鬼话。

她哦的拉长了语调,热情的将谢家两位小姐扶起,我以为什么大事呢,都是自家姐妹,这点小事算的了什么,依儿善解人意,根本不会跟两位斗气。

谢芬儿跟谢芳儿见了鬼似的看着笑口吟吟的祝姚,反复确认之后发现,这是祝姚本人没错!

我二人害的依儿受罚,郡主不生气?不迁怒与我二人?

祝姚笑盈盈道,瞧二位姐姐说的,我虽是郡主,但也只是个外人,清官难断家务事,我哪儿好插手别人的家事?

谢芬儿跟谢芳儿互相对视了一眼,有几分怀疑。

谢依儿咬了咬下唇,垂下眼睑挡住一闪而逝的担忧。

对了依儿,我差点把正事给忘了,章太傅问你何时能来太学府,若是不来了,他心里也好有个底。

祝姚,你来此;;就是传话的吗?

嗯?当然不是,这不顺带来看看你,祝姚笑的人畜无害,今日身上未带银两,没买慰问品,还请见谅。

她这客气的语气,当真就是普通同窗而已。

眼角余光瞥见谢家大小姐跟二小姐眼中光芒笃定了几分,祝姚心下冷冷一笑。

谁说没带慰问品,这不马上就有一份大礼吗?

看谢依儿怔仲着咬唇一言不发,祝姚催促问道,谢依儿?你还没回我话呢?

哦,我;;谢依儿下意识看了一眼身边两个姐姐,一咬牙,我明日就去!

要她一直待在这府上,还不被这两个女人折磨死?!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去太学府!

好,祝姚满意的笑笑,对着谢府的两位小姐挥了挥手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

说完转身就走,还顺带关上了门。

佯装走远了,而后兴冲冲的悄悄摸了回来。

贱蹄子,你那靠山已经走了,你还有什么话说?

两位姐姐,方才小妹那些话都是开玩笑的,姐姐们别往心里;;

啪!

谁是你姐姐?你是谁小妹?!你这个杂种,平日里借着平阳郡主的威名将我姐妹二人欺负的好惨,今日定要好好给你点颜色瞧瞧!妹妹,动手!

也不知那两个姐姐用的什么手段,房间里立马传来谢依儿凄厉的惨叫声。

祝姚顿感这一身肥肉也如羽毛,口中哼哼着歌儿,回了王府。

还未进门,远远地就瞧见祝欢在府门口来回踱步。

姐?你怎么站这儿啊?

一看到她,祝欢立马拧起秀眉,上前拽了她的耳朵。

说!你跟赵峻椼怎么回事?

疼疼疼,撒手撒手,耳朵要掉了!祝姚揉着自己通红的耳朵站直了身子,什么怎么回事啊?我怎么听不明白你说什么?

爹娘刚到家门,赵峻椼带着十几箱聘礼,前来求亲!说跟你已经;;已经有了夫妻之实!

什!么!

《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》第十四章求亲

祝姚火腾的升起,撸了袖子就要进去搞事。

祝欢见势不妙,伸手要拉,她那傻妹妹却忽然停了下来。

她深吸了口气,转身拉了祝欢。

走吧姐,进去瞧瞧热闹。

祝欢眼神一凝,怪异的打量着祝姚。

换做往日,她早都一股脑冲进去闹腾了,今日居然这般冷静?

想起祝姚这段时间坚持不懈的跑步减肥,祝欢皱着的娥眉缓缓舒展开来。

她这妹妹,真的开始改变了;;

两人一进门,就见宁王与赵峻椼坐在下首,她爹娘正居主位,旁边立着一个挺拔结实的男子。

听到脚步声,众人纷纷移眼看来。

姚儿!赵峻椼激动地站起身。

祝姚避开了他伸过来的手,冷冷的眼神在他面上扫过。

世子,我们很熟吗?

姚儿,你;;

赵峻椼愣在原地,看着面前站着的女子。

分明还是那张肥胖憨厚的脸,怎么眼神那般陌生?好像将他整个人看穿了一般。

还从未见过这愚蠢的女人露出这种神情,赵峻椼心下不禁敲起了边鼓。

祝姚看也不看他,松开祝欢,冲着主位上的二人恭敬一躬身。

姚儿给爹娘请安,欢迎爹娘回家!旋即一抬头,冲着祝武做了个鬼脸,小声道,哥哥出去游玩这些时间,可有给我带什么新鲜玩意儿?

祝武一见小妹,心下欢喜,正要上前打招呼,却被定国王抬手拦住。

爹;;祝武不安的看着身边男子,姚儿年幼;;

给我住口!

定国王一声大喝,震得在场人心头蓦地一颤。

祝欢担忧的看了眼身边的祝姚,上前一步挡在她身前。

爹,小妹;;

你也给我退下。

定国王两眼锋锐,似是酝酿着一场疾风骤雨,阴沉沉的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

是。

祝欢不敢违抗,侧身退下之时,冲着祝姚轻摇了摇头。

见祝姚依旧站的笔直,毫无认错模样,定国王怒而拍桌。

逆子,给我跪下!

祝姚道,不知姚儿做错了何事,爹爹要我下跪?

你,定国王气的胡须颤抖,你这个逆子!

王妃忙上前拍着他胸脯给他顺气,一边给祝姚说好话。

王爷莫气坏了身子,先听听姚儿是怎么说的,总得给她解释个机会吧?

解释?!宁王跟世子亲自上门,聘礼都带来了,还需要解释什么?!

赵峻椼见状连忙上前,一撩袍角跪在地上。

王爷,我与姚儿虽然做了错事,但情投意合、真心相爱,王爷若是气不过要罚,那罚我一人便是,还请放过姚儿。

说着当真叩头在地,一副认打认罚的模样。

你、你看你惯出来的好女儿!

定国王气的一甩手,王妃也恼了,敢情你平日里没惯啊?出了事全都怨我?

祝武焦躁万分,爹、娘,你们别吵了,事情已经出了,怪谁都没用,想着怎么解决才是。

说着,他抬眸,虎眼一瞪,上前就提了赵峻椼的衣领。

说,是不是你小子逼迫姚儿的?若是有半句假话,就算宁王在此,我也照打不误!

祝武力大无比,只是揪着赵峻椼的衣领,就让他顿觉喘不过气来。

不愧是定国王府,当着本王的面,都能说出如此话来,本王今日若是不在场,你是不是要将我儿当场打死?

坐在那里许久没开口的宁王忽然开腔,他眯眼笑着,眼底却尽是冷冽光芒。

赵峻椼看了一眼自己爹,眉梢高高挑起,冷凝祝武。

我与姚儿两情相悦,何来逼迫一说?你若是想打便打,不要乱找由头。

你!

武儿不可无礼!

祝武拳头捏的咯嘣响,死死盯着这张脸,终是没有下手。

赵峻椼一声冷笑,拨开他的手,将衣服重新整理好,看向定国王。

事到如今木已成舟,还请王爷成全我与姚儿吧。

无需成全,宁王起身,睨了一眼祝姚臃肿的身子,眼中满是嫌恶,定国王府门槛太高,我宁王府高攀不起,峻椼,我们走!

且慢!祝姚看向宁王背影,这话还没说清楚,宁王要去哪儿?

《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》第十五章破鞋

宁王顿住脚步,缓缓转过身来。

还未说清?在本王看来,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没必要再谈。

在他眼里,祝姚已经与赵峻椼发生了那种事,日后绝对嫁不出去。

即便他现在走了,日后定国王也会找上门来,求着赵峻椼把祝姚给收了。

祝姚笑道,宁王误会,并不是谈婚嫁一事。

宁王挑眉,不谈婚嫁,那谈什么?

祝姚视线移到赵峻椼脸上,当然是聊一聊;;寻衅滋事以及污人清白的事咯。

寻衅滋事?污人清白?宁王下意识的扫了一眼祝武,你确定这种事要与本王讨论,而不是别人?

祝武血气方刚,哪儿受得了他这般暗指,当下就要上前,却被一只手拦下。

爹;;

宁王说的有理,你那臭毛病,是该改改,免得像今日这般,落人口舌。

祝武强压下怒火,拳头紧了又松,闷闷道,孩儿知道了。

定国王一手捋须,看向站在中央的祝姚。

她向来天真活泼、毫无心机,但此时所见,好似有些变化。

宁王之事,他完全可以解决,但现在,他改主意了。

他想看看祝姚怎么做。

祝姚朗声道,宁王世子所做之事,不与宁王讨论,与谁讨论?难不成世子生父另有其人?

你!

宁王见过不少大场面,头一回在人前失态,竟然是被个黄毛丫头给气的!

宁王爷别生气,我话还没说完,现在生气还为时过早。

不理会宁王冷冽如刀的眼神,祝姚终于正眼看向赵峻椼。

赵峻椼,你方才对我爹说跟我有了夫妻之实,求他将我嫁于你,是吗?

夫妻之实?当然没有!

那张脸他看着都觉厌恶,更别说干点其他的了。

他可是宁王次子,相貌堂堂,即便用了点手段,祝姚那个猪婆也巴不得嫁给他。

姚儿,你我相恋已经一年有余,这一年时间我待你如何,你应该心里有数。

对,你对我如何,我可是一清二楚。祝姚笑着走到定国王爷身边,亲切的挽住他的胳膊,爹,那我就嫁给他吧,咱们府上所有资产,全都给他,日后再跟皇上进谏,封他个大将军坐坐,皇上一定会卖您这个面子的。

祝姚你个笨蛋!胡说些什么?

小妹,你可想清楚了!他赵峻椼不是什么好人!

赵峻椼激动的唇瓣有些颤抖,姚、姚儿,你是说真的吗?没跟我开玩笑吧?

祝姚脸色瞬间一冷,是你先跟我开玩笑的。

周遭空气,如同宁王那张有褶子的脸般瞬间凝结。

赵峻椼如遭雷劈,姚、姚儿,你这话什么意思?

祝姚不理他,看向宁王。

话做得了假,可我臂弯守宫砂做不了假,宁王要检查看看吗?

宁王脸上那点倨傲被彻底击溃,咬着牙恨恨的看着自己儿子,心里直骂废物,连这么个没人要的女人都搞不定!

宁王,前几日您爱子与谢尚书家庶女谢依儿在太学府公然行苟且之事,早已闹得人尽皆知,我祝姚虽姿色不行,但也是堂堂平阳郡主!不穿破鞋,还请宁王莫要用此等货色来羞辱我!

话到最后,音量陡然拔高。

定国王双眉倒竖,声音沉威,宁王,污人清白、寻衅滋事,此事本王决不罢休;;来人,送客!

《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》已完结,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》即可免费阅读,欢迎关注我们哦!

《启禀国师,夫人是只猫by我吃火龙果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