医妃独步天下by承九-穿越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医妃独步天下by承九-穿越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医妃独步天下

时间:医妃独步天下作者:承九

医妃独步天下小说

精品小说《医妃独步天下》是作者承九的作品,小说的主人公是纪云开萧九安,小说内容感人肺腑,情节扣人心弦。内容主要讲述了:她是当朝帝师的女儿,生父不喜,生母早逝,与当今圣上有婚约,却被圣上以貌丑失德,无国母风姿为由拒娶。他是手握重权、世袭罔替的异姓王,名震天下、风姿无双,引无数贵女竟折腰……一纸婚约,她身败名裂;一场战争...

医妃独步天下全篇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《医妃独步天下》第13章打脸,不得不强硬

陶安郡主,燕北王萧九安的头号爱慕者,她当日得知萧九安命在旦夕时,曾哭着喊着求着要嫁给萧九安,陪萧九安一起死,可是;;

刚哭喊两句,就被她的父亲端王给按住了,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,不准出门,直到皇上为纪云开和萧九安赐婚,端王才把人放出来。

这不,刚获得自由就来找纪云开麻烦了。

不见!知道是个什么麻烦,纪云开想也不想,转身就走。

丫鬟见状,忙上前拦住了纪云开的去路:我们家郡主要见你是你的荣幸,云开小姐你最好快些过去,我们家郡主脾气不好,让她等久了,她手上的鞭子可不饶人。

我去说了不见,让开。纪云开上前,随手一推,不想四个丫鬟像是纸糊的,咚的一声齐齐摔在地上:纪云开,你竟敢打我们,郡主不会放过你的。

像是为了证明她们的话一般,陶安郡主手持鞭子气呼呼地跑了过来,远远的就大声嚷嚷道:纪云开,你好大的胆子,我的侍女你也敢打!

纪云开愣了一下,随即冷笑:打了又如何?陶、安、郡、主!对方摆明了找茬,她解释有用吗?

啪!

陶安郡主气势汹汹而来,距离纪云开还有十步远时,鞭子就甩了过来。

纪云开早有防备,在陶安郡主动手的刹那就先一步退开,倒是她的丫鬟反应不及,被鞭子的尾风扫中,吓得哇哇大叫。

纪云开,你居然敢躲?陶安郡主怒喝,又一鞭子甩过来,逼得纪云开连连后退。

陶安郡主,你够了!纪云开的眼中闪过一抹厌烦。

她就说了,她最讨厌这种不知天高地厚,被家人宠坏的小女孩。

让我抽你三鞭子就够了。陶安郡主收回鞭子,步步逼近,纪云开手无寸铁,只得后退。

退什么退?有胆子请旨嫁给燕北王,不敢接我一鞭子吗?一连三鞭都没有抽中,陶安郡主已经很不满。

陶安郡主,我是未来的燕北王妃,你有考虑过抽我鞭子的后果吗?纪云知道陶安郡主不会明白后果这种东西,但是该提醒的她还是要提醒,不然万一发生点什么,她如何跟端王交待?

燕北王妃?纪云开,你也不看看你这张脸,就你这个样子也有资格嫁给燕北王?陶安郡主恶毒地指了指纪云开的脸:原先只听说你毁了容貌,皇上不得不取消婚事,现在看来,你这哪是毁了容貌,你这是真接变成厉鬼了,丑成这样就不要出来恶心人了!

纪云开冷冷道:陶安郡主,我念你年纪尚小,今天的事不与你计较,你若再出言污辱我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在皇上捏碎她的面具时,她就知道了皇上的用意。

皇上无疑是想让世人看到她纪云开有多丑,让世人相信不是他这个做皇帝的薄情寡义,忘恩负义,而是她纪云开的长相,实在不配母仪天下。

至于把她赐给萧九安的事?有她这个长相在,估计大家都会相信,这场婚事是她自己求的。

像她这种长相,也只有燕北王这个将死之人可能娶她,其他人别说娶了,怕是多看一眼都要吐。

污辱你?我怎么污辱你了?难不成你长得不丑?你出门前没照镜子吗?也亏得本郡主胆子大,不然看到你这长相,真会吐出来。陶安郡主步步逼近,直把纪云开逼出偏殿,逼到主道上,仍不肯停下来。

两旁的侍卫与太监像是死人一样,没有一个上前阻止,也没有一个去请皇上或者谁来阻止。

不客气?纪云开,你想怎么不客气?你敢动我吗?你敢打我吗?陶安郡主嚣张地扬了扬鞭子:你不敢!你要动了我,我父王能把你们纪家抄了。小小一个纪家,挂着帝师的名头又如何?我端王府还不放在眼里。

这就是陶安郡主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的原因,纪家虽出了一个帝师,可也只是一个三流小世家,在朝廷上有话语权的也就纪帝师一人。

要换作凤祁萧王四大世家的人,陶安郡主才不敢动。

端王府不将纪家放在眼里,那么燕北王府呢?天启北方有凤祁萧王四大名门世家,南方有云杨伍胡四大豪族。

燕北王萧九安与天启一流世家的萧家有那么一点瓜葛,不过燕北王府这一支与萧家本家关系不睦,并不来往。

纪云开的母亲与XY,则是来自南方四大豪族之首的云家。

四大家族势力极大,先皇为了制衡世家,特意提出南北联姻之策,纪帝师就是被先皇选出来的联姻人选,纪帝师能得先皇和今上的重用,就和他与南方联姻有关。

纪家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家族,娶的也是南方豪族之女,陶安郡主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很正常,而纪云开也没有想过借纪家之势压人。

她一直都清楚,她现在以及今后很长一段时间能借的势力,就只有燕北王府。

燕北王府吗?本郡主今天倒要看看,燕北王府会不会为你出头。陶安郡主不愧为被宠坏的娇娇女,话刚落下,猛地扑上前来,瞬间拉近两人的距离,陶安郡主毫不犹豫地甩出手中的鞭子:我今天就要打烂你的脸!

啪!鞭子打破虚空,化作水蛇,打向纪云开的右脸。

纪云开脸色不变,一连后退三步,眼见就要被鞭子击中,纪云开伸手一抓,稳稳的握住鞭尾:你的心思真歹毒!

竟然朝她完好的右脸下手,可见这小姑娘的心眼有多坏。

你,放手!陶安郡主费尽全力挥出一鞭,不仅没有打到人,还被人抓住,气得直跳脚。

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叫我放手?纪云开不顾手心火辣辣的痛,用力一扯鞭子,只见陶安郡主一个不稳,踉跄着往栽倒去;;

啊;;救命呀,救命呀!陶安郡主吓得哇哇大叫,就在她即将摔落的瞬间,纪云开身形一动,反手一个用力,又将她拉了回来。

不等陶安郡主站稳,纪云开便甩掉手上的鞭子,一把掐住陶安郡主的脖子,逼身上前:郡主,你还要抽烂我的脸吗?

你,你,你快放开我!陶安郡主脖子被卡住,喘不过气来,又惊又惧。

郡主!四个丫鬟纷纷大喊,一副想上前又不敢的样子。

大胆,还不快放开郡主!一直装死人,装作没看到陶安郡主欺负纪云开的侍卫与太监,第一时间上前,举着长枪对着纪云开,可却不敢蛮力上前,就怕纪云开一个不高兴,直接把陶安郡主掐死;;

《医妃独步天下》第14章名声,揍回去

陶安郡主被纪云开掐中脖子的瞬间,吓得差点尿裤子。

她与纪云开离得近,她清楚地看到了纪云开眼中的凶狠,那一瞬间她以为纪云开会掐死她,可是;;在丫鬟与侍卫围上前后,陶安郡主就不怕了。

纪云开,你还不快放开我,你若动我分毫,我父王一定会弄死你!

这么多人看着,我确实不敢伤你。纪云开笑容满面,不见一丝阴霾,要不是右脸上的黑斑,她这一笑必是明艳动人。

你既然不敢伤我,还不快放了我?陶安郡主看着纪云开面上放大的黑斑,恶心的别开脸。

离得远,只觉得纪云开脸上的黑斑难看,近了则是恶心,她真怕自己多看一眼会吐出来。

纪云开淡淡道:放了你?陶安郡主你把我纪云开想得太高尚了,我纪云开从来不是一个以德抱怨的主,你一再用鞭子抽我,我若不回报一二,如何对得起郡主的厚爱?

骄纵任性的小女孩什么的,真的很讨厌,要不能一次把她们打怕,日后就会麻烦不断。

你,你想怎么样?陶安郡主的脸色唰的一下就白了:纪云开,你不要乱来,这里是皇宫,你若伤了我,不仅我父王不会放过你,就是皇上也不会放过你。

放心,我不会伤你。纪云开指了指自己的右脸,说道:陶安郡主,你知道我的脸为何变成这样吗?

为,为什么?陶安郡主颤抖的问道。

因为中毒,毒素全部积在脸上,就变成这个样子了。纪云开笑得温柔,可这笑落在陶安郡主眼里却比厉鬼还可怕:你,你想怎么样?纪云开,我告诉你,你别乱来。这里是皇宫,我是皇室郡主,我不是你能动的。

纪云开没有理会陶安郡主,自顾自道:我脸上的黑斑其实是毒素,只要我挑破它,从中取一点毒血抹到你的脸上,你的脸也会;;

啊,啊,啊;;不要,不要,不要呀。纪云开的话都没有说完,陶安郡主就吓得大喊大叫,双手捂脸,像是疯了一样。

纪云开,快放开郡主。侍卫见陶安郡主吓坏了,一个个大声呵斥。

云开小姐,我求求你了,快放了我们家郡主吧,我们家郡主没有恶意,她只是喜欢燕北王而已。四个丫鬟不知何时已经跪下,哭得梨花带泪。

纪云开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,继续对陶安郡主道:你抽了我三鞭,我便取三滴毒血抹在你脸上,郡主意下如何?

不要,不要;;纪云开我错了,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你放开我,放开我好不好?我再也不找你麻烦了,我知道错了。陶安郡主吓坏了,当下顾不得面子,哭着求饶。

纪云开冷笑:放开你?要是我落到你手里,我求你,你会放过我吗?不会的!

我知道错了,我知道错了,我再也不敢了,纪云开你放过我吧,我以后再也不找你麻烦,我也不告诉我父王你欺负我的事。陶安郡主不停的求饶。她怕了,真的怕了,怕纪云开把她的脸毁了。

她不想和纪云开一样,丑得无法见人。

纪云开嘲讽道:我欺负你?陶安郡主你还真会说话。虽说她现在确实是欺负人,可是谁先动的手?谁挑的事?

不,不,我说错话了,不是你欺负我,而是我欺负你。陶安郡主一点骨气也没有,立刻改口,骨气哪有脸重要。

早这么乖,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。纪云开摇了摇头,她知道陶安郡主并不是真心认错,不过是处于下风,寻求自保。

她也没想过,一次就把陶安郡主吓得不敢再来,她只需要让陶安郡主怕她,轻易不敢找她麻烦就好。

郡主,让他们退下。纪云开看了一眼将她团团围住的侍卫,冷冷的道。

退下,退下,快退下。陶安郡主忙不迭道,生怕晚一步纪云开就会改变主意。

众侍卫面面相觑,在陶安郡主的一再催促下,不得不退回原位,纪云开淡淡的扫了一眼,松手:陶安郡主,这次看在端王的面子上,我放过你。再有下一次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

她知道陶安郡主可能会反水,但是她不能挟持陶安郡主出宫,否则她就是对的也会变成错的。

咳咳;;陶安郡主跌坐在地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泪水和鼻涕糊了一脸。

郡主,郡主;;四个丫鬟第一时间冲到陶安郡主身边,一个个哭得像是泪人,主仆四人说不出来的凄惨。

呜呜呜;;陶安郡主在四个丫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,看到纪云开正往宫外走,当即指着侍卫道:你们,给我拿下她,死了算我的!

果然反水了!

纪云开脚步一顿,半点也不意外,第一时间转身,奔向陶安郡主。

啊,啊,啊;;陶安郡主吓得哇哇大叫,拼命后退,生怕被纪云开追上,陶安郡主忙将身边的侍女推出去,挡住纪云开的脚步,不想纪云开的目标压根就不是她们,而是地上的鞭子!

当侍卫再次蜂拥上前,将纪云开围住时,纪云开已握住鞭子,转身,狠狠的抽向侍卫,凶狠的道:我今天倒要看看,谁敢动!非要逼她发狠,这些人才满意吗?

啪!一鞭子抽在地上,留下一道极深极深的痕迹,只一看就知道纪云开也是一个用鞭好手。

侍卫被纪云开杀神般的模样惊了一跳,连连后退,然而当纪云开往前走时,他们再次蜂拥上前:云开小姐,你伤了陶安郡主,你现在不能走。

你们要拦我?纪云开一脸冷漠,配上脸上的黑斑,看上去和杀神没有什么两样。

我等奉命办事。侍卫半点不让。

纪云开怒道:好,我倒要看看,今天谁拦得住我?兰花面具碎了,她心里憋了一口气,正需要好好发泄发泄;;

《医妃独步天下》第15章无辜,是你们逼我的

啪!在侍卫冲上来之前,纪云开再次抽了一鞭子,和第一鞭一样,只是抽在地上,没有往人身上抽。

不是不想,也不是心软,而是与她受到的教育有关,她没办法对自己国家的无辜军人下手,哪怕她此刻正需要发泄,仍然无法出手。

她的理智告诉她,这些侍卫并不无辜,她出手没有错,可是情感上她却认为这些侍卫是无辜的,是被她和陶安郡主牵连的。

然而,纪云开好心,侍卫们却不会这么想,纪云开一连两鞭子都没有抽中人,让侍卫信心大增,也不将纪云开放在眼里。

云开小姐,得罪了!不过,侍卫也不敢对纪云开下死手,陶安郡主不怕纪家、不担心燕北王府的报复,可他们怕呀。

别逼我!纪云开看着步步逼近的侍卫,双眼睁得大大的,通红似血。

纪云开的这副样子,在侍卫眼中是害怕、是胆怯,他们虽然同情纪云开,但却不敢违背圣上的命令。

离得最近的侍卫趁着纪云开一个晃神,扑上前来,试图将她制服,可惜他低估了纪云开的能力,就在他扑上去的瞬间,纪云开就避开了。

侍卫一愣,怔在原地,而就是这么一瞬间,纪云开转过身,抬脚踹向他的小腿肚:都说了不要逼我,我不想对你们出手!

唔;;侍卫躲避不及,吃痛,单膝跪在地上。

不好,她懂拳脚,大家小心。其他的侍卫不再轻敌,也不敢徒手上前,一个个举着长枪试图制住纪云开。

纪云开只会基本的拳脚功夫,躲避起来十分吃力,再加上她身体正虚弱,根本没有精力与众侍卫周旋,不多时身上就挂彩了。

是我太天真了!身上见了血,纪云开最后的一丝顾忌也没有了。

这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时代,她的在意落在旁人眼中只是好笑。

啪;;纪云开不再忍让,手中的鞭子如同游龙,从她手中飞出,扫向她四周的侍卫。

啊;;侍卫被打了一个正着,吃痛,一个个飞速后退。

让开,不然我不客气了!纪云开身上染着血,手上的鞭子也在滴血,可她却没有一丝迟疑与不安。

侍卫的血性也被纪云开打了出来,当即怒道:拿下她!

他们之前有所顾忌,不敢伤了纪云开,可现在;;只要不伤她的性命就好。

可是,侍卫有顾忌,纪云开没有了,挥出第一鞭后,她心里最后的一丝不安也消散了,她此刻只想将挡住她去路的人全部打趴下,只想将刁难她的人全部打飞出去;;

啪!这一鞭,打你毁掉我的面具!

啪!这一鞭,打你逼我交出凤佩!

啪!这一鞭,把你薄情寡义,冷待原主!

纪云开不顾手腕生痛,不顾力竭,一连挥出三鞭,将围在她周边的侍卫通通打趴下,只是;;侍卫趴下了,她自己也站不稳了。

挥出三鞭后,纪云开已经没有再挥鞭的力气,不过她也没有将鞭子丢开,而是一脸冷傲地站在原地,骄傲的像个女王。

还有谁,要拦我的路?痛快的打了一通,心中的郁气消散不少,纪云开整个人都明亮了。

扭头,看了一眼被丫鬟护在中间的陶安郡主,纪云开无所谓的笑了一声。

她并不打算找陶安郡主的麻烦,她现在的力量太小了,哪怕她再次制服陶安郡主,也只能和之前一样说几句话吓吓她,并不能拿她怎样。

纪云开长长的吐了口气,抬步准备离宫,就在这时,身侧响起一道不满的质问声:在宫里打架闹事,打完人就想走?

纪云开扭头望去,只见一名身着象牙白锦袍的男子,从拐角处走了过来,他身后跟着两个小太监。

这男人是谁?

纪云开戒备的看着对方,原主的交际圈很窄,京中大部分权贵原主都没有见过,她认不出来实属正常。

世子哥哥,你终于来了。陶安郡主在那人出现的一刹那,哇的大哭一声,扑向那人,边哭边告状:世子哥哥,你快为我做主,陶安差点就被人打死了。

世子?

京中只有端王府、睿王府、诚王府与淮安王府立了世子,这人是哪个王府的?

不过,不管是哪个王府的,对方都只会帮陶安郡主,而不是讲理。

好了,好了,别哭了,你这不是好好的嘛。男子拍了拍陶安郡主的头,温柔的说道。

世子哥哥,你要为我做主呀!纪云开不仅要掐死我,还打伤了宫里的侍卫,她简直无法无天。陶安郡主不觉得自己颠倒黑白,她说的都是事实,只是少说了一些话罢了。

怎么回事?男子往前两步,看着纪云开。看到她脸上的黑斑时,男子眼中闪过一抹错愕,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,神色平静的等纪云开回答,就好像没看到她脸上的黑班一样。

纪云开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,而是先一步问道:不知世子是哪位王府的?她需要先确定对方的出身,再来决定怎么说。

那人道:在京中,陶安只会叫一个人世子哥哥。那就是她的亲哥哥。

端王世子!纪云开知道了对方的身份,也就不指望对方讲理了,哪怕对方看着风度翩翩,一副温和有理的样子,可也改变不了他是陶安郡主亲哥哥的事实。

现在可以说了吗?你为何打伤侍卫?端王世子开口,虽然没有给纪云开定罪,但问话却极具技巧,根本不提纪云开与陶安郡主的事。

显然,他很清楚自己妹妹的德性,根本不想管谁对谁错。

我说,他们不是我打的,世子信吗?纪云开扬了扬手中的鞭子:不知这鞭子,世子可认识?

你很有趣。端王世子不是蠢人,看到侍卫身上的伤,他就知道纪云开的用意了。

不过,他并不生气,他妹妹能颠倒黑白,纪云开当然也可以,这是纪云开的权利,他无权阻止;;

《医妃独步天下》已完结,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医妃独步天下》即可免费阅读,欢迎关注我们哦!

《医妃独步天下by承九-穿越言情小说在线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