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朝大官人by青衣行-穿越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明朝大官人by青衣行-穿越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明朝大官人

时间:明朝大官人作者:青衣行

明朝大官人小说

精品小说《明朝大官人》是作者青衣行的作品,小说的主人公是陈舟,小说内容感人肺腑,情节扣人心弦。内容主要讲述了:穿越大明,化身大官人,烈酒穿喉过,风云笑谈中,酒色财气,风生水起……...

明朝大官人全篇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《明朝大官人》第十三章青田山长

果然,张平夷的预料是完全正确的。

没过三天,里长就亲自过来了,随着来的还有上一次跟着李文彬过来的那位随从。

传达的是教谕的指令,冯氏私塾,升级为社学。

这种社学的设立,虽然说是教谕大人说了算,但是知县大老爷也是要过目的,上面盖着知县大老爷的官印。

至于张平夷,倒是没有额外的安排,也就意味着,他还可以在这里养家糊口。

倒是那位负责伙食的师母对陈舟很是有些不舍,因为行文上说得很清楚:童生陈舟,天资聪颖,特命其迁入青田社学就读,限三日内到青田社学报名,不得有误。

青田社学,本来也是乡学,是青田镇的几位乡绅出资设立的。

可是童生的成绩不错,县试府试院试一路捷报频传,有一个还差点成了案首。

加上另一位县学训导就是青田镇人,所以,早早就转为官办社学了。

多少有些小名气之后,曾经有人想改名为青田书院,那位训导大人觉得太过招摇,最终没有执行。

不过,在整个县域之内,除了县学之外,青田社学是不把任何其它社学放在眼里的。

陈舟只得应允,这个也没啥好反抗的,已经和张平夷都商量好的事情,自己索性去就行了。

青田社学,也不是个坏地方,离着也不算远,距离陈家庄大概有十几里路的样子。

张平夷和青田社学的一位先生多少的还有些关系,亲手给陈舟写了一封书信,让他拿去找社学中一位姓单的先生。

师生二人洒泪分别,陈舟觉得就像生离死别一样,感觉不会再相见了。原来的时候有很多就是这样的,自己毕业之后,有的人就是终生没有相见。

生离即是死别,也是人生憾事,但愿还会很快与老师有见面的机会。

回到家中,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一家人,一家人大为惊讶,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。

等陈舟把情况一说,又说了张平夷的话,老陈头点了点头:听先生的话,准都没错,反正到哪儿都是念书,去吧!

大郎点点头:那毕竟是镇上,等闲的人还去不了呢,听说比私塾要好得多,聪明人也多,读书的人也多,左近十里八乡的富户,家里有些钱的,甚至镇上的一些财主因为心疼子女,或者进不去县学的,都是在那里的。

子女?

陈舟敏感地抓住了这个词,难不成,这时候已经开放到这个程度了吗?

大郎突然不说了,转移开了话题:我也就是听说,总而言之,你就好好念你的书就是了。

李氏脸上有些愁容:这学堂,不会还要束脩吧?镇上的学堂,不得贵死?

一家人齐齐望向陈舟,这可是个大问题。

陈舟从褡裢里取出那个装着铜钱的布口袋,轻轻放在桌上:这是先生送我的,青田社学那边,这一年,就不收束脩了!

一家人大喜,二郎立刻跳起来:可不嘛,一定是老三的书念得好,镇上的学堂算什么,没准儿过几天,县学的也来请他去!

陈舟苦笑,哪有那么容易,这次不过是阴差阳错的一个意外而已。

要想去县学,还是要凭自己的本事。

不过,青田社学总算是官办社学,比较正规,在这里读书的,都是以进学为目标的。

大目标自然是蟾宫折桂,独占鳌头,小目标必须是进入县学,成为生员,也就是俗称的秀才。

廪生当然是最好不过,有书读,还有工资拿。

但是难度也很大,增生、附生就差多了,不过也不是没有机会,考试改变命运,在这里绝对是至理名言。

束脩不用担心,只是解决了小问题,镇上的花费,不是冯氏私塾能比的。

青田镇,离着十几里路呢,就算是鞋,也磨得快些。

这下老三你得去学堂住宿了吧?

老陈头语气明显有些沉重,衣食住行,到了镇子上,总要穿得体面些才行。

行就不说了,交通基本靠走,就是赤裸裸的现实。

可是这吃饭和住宿,都是要花大钱的。

我还是走读!陈舟却很是轻松。

他早就想好了,书是一定要读的,这个时代,要想改变一家人的命运,只有读书。

十几里的路程,确实不近,可是习惯了也就好了,还能锻炼身体。

最主要的,饭食和住宿的钱就省下了。

既然开源一时做不到,节流就很有必要。

那还是要起早,他娘早起把饭给孩子做好,老大你继续接送一阵子!

事情就这么定下了,没办法,因陋就简永远是无奈的选择。

对了,那秧田怎么样了?

老陈头手一挥:家里的事儿,不用你管!

陈舟:;;

这怎么话儿说的,好歹自己也是这件事的主策划,什么叫不用你管啊?

算了,路上和大哥说吧,反正有的是时间。

虽然是走读,但是中午的话,是回不来的,只能在那里吃上一顿饭。

这钱是省不下的。

事情就这样定下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李氏又早早起来,给陈舟做了一顿好饭,照例一个咸鸡蛋。

可惜这次一家人谁也没给陈舟机会,一个个把碗端得四平八稳,一直看着陈舟无奈地把蛋黄自己吃下去才放下。

一路上,大郎不断向陈舟提示这这十几里路的各种标志,哪里好走些,哪里是弯路,经过的村子叫什么名字,村民人品如何。

陈舟也趁机告诉大郎,秧苗出了,离着插秧十天左右,要用草木灰浸泡一夜的喷洒施肥。

看着大郎那满是疑惑的目光,陈舟也没有解释,必须先得让家人认可自己的与众不同。

一家人里面,只拿大郎开刀最合适了!

去青田社学,和开蒙又不一样,开蒙还要担心人家是不是收下。

这次,是直接去那里上学,学习用的一些东西又都已经有了,什么都不缺,所以只需要跟着人去就行了。

大郎一直把他送到了社学门口。

看着规模就不小,三层三进的院子,正门上方挂着匾额。

上面从右往左四个大字:青田社学!

字是楷书,刚劲有力,下方落竖款:栉川书。

款下面是两方印。

门脸端庄大气,不是冯氏私塾能比的。

栉川二字,约摸着是哪位大家的号。

门房有看门人,看见有人来,迎了出来。

问明来意,上下打量了一下陈舟:你就是那个冯氏私塾的神童?

什么时候自己成了神童了呢?

虽然一开始,陈舟的确有想成为神童,震慑一下冯俊等人的想法,可是,自己也知道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神童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尽管无惧这种加在身上的压力,就怕因此生出许许多多的事端来。

嗯,我就是冯家私塾的陈舟!

陈舟言简意赅。

这是你的兄长吧,可以回去了,你跟我进来,山长吩咐过了。

陈大郎伸手拍了拍陈舟的肩膀,一语不发地扭头去了。

陈舟跟着这人进来,这是一个很大的院子,看上去三进三间,两侧还有厢房。

厢房与主房之间又有通道,这人就是带着陈舟走的这种通道。

看陈舟眼睛望向贯通的堂屋主动解释道:现在正在早读,走堂屋会惊扰他们!

陈舟暗自点头,规矩很好,社学嘛,本来就是读书的地方,能为师生着想的规矩,才是好规矩。

绕了两进屋子,把陈舟带进了最后一排右侧的屋子。

屋里的摆设,和张平夷的屋子有些仿佛,正面挂着圣人像,摆着香案。

香案的两旁,一侧放着一张条案,一边放着一把太师椅。

太师椅上,坐着一个老者,须发都有些花白了。

山长,陈家庄的那个孩子来了。

老头似乎充耳不闻,眯缝着眼睛,手中端着一盏茶,慢慢地在嘴边呷玩着。

过了一会儿,老者放下杯子,这才缓缓地睁开双目,看了陈舟一眼,点了点头。

那看门的人就躬身退去了。

你就是陈舟?

陈舟点了点头,做好了接受盘问的准备。

去那间屋里,后面有一个空位,是你的位置,去吧!

说着,老者又将放在桌上的茶端了起来,放到嘴边。

这是下逐客令,端茶送客呢!

做好了接受盘问准备的陈舟,突然对这老头产生了一种好奇,当然,现在不是了解这个的时候。

恭恭敬敬地答应了一声,陈舟转身来到了那个屋里边儿,却没有注意身后老者深邃的目光。

《明朝大官人》第十四章上厕所得排队

陈舟拎着褡裢来到了对面的屋里边儿。

屋里边儿大概有十来个人,这比起冯氏私塾来人还要少。

不过年龄上看起来,倒是和自己都是差不多,大约都在十五六岁的样子。

陈舟的到来丝毫没有惊动读书的几个人,或者说,这十来个人都是目无旁视,在聚精会神地读书。

前边有先生的座位,可是并没有人在那里。

陈舟突然觉得有些头疼,难不成教自己的会是那个老头?

还真让陈舟猜对了,大概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,老头踱着四方步从对面的屋子里走了过来,手中拿着一柄粗大的戒尺。

这戒尺,看上去就比张平夷的那柄黄木戒尺宽了一号,中间有眼儿,看上去分量十足,黄灿灿的,显见的经常使用摩挲,乃是一柄熟铜戒尺。

这东西要打在屁股上,屁股立马就得开花,如果是打在手上,那就要看老师的分寸了,说一下子把整个手掌拍骨折也是常事儿。

陈舟不禁脑补了一下挨戒尺的画面,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。

难不成,这学校的级别其实是体现在戒尺上的?

按照这个标准,县学里面准备的一定就是板子了,没准儿就是从县衙大堂借来的。

陈舟一边吐槽,一边又有些喜欢,这个老者没有把自己当做是神童。

没有在这个班级里面宣传一番,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,陈舟很是感激。

老者走进来,就沿着桌子走过来,逐一审视学生在做什么。

陈舟一阵紧张,他的褡裢里除了张平夷送的那套笔墨,什么书也没有。

就像在课堂上,你让老师抓住什么也不干,还不如弄本别的书对付一下呢。

眼看到了陈舟前面了,前面的一个学生忽然站起,一手捂着肚子:先生,我要出恭!

居然是个上课去厕所的!

不过,这时段基本算是上自习,应该是允许的。

只见那老者审视了这少年一番,微微点头:去吧!

少年如蒙大赦,急匆匆从课桌上摸出一截高粱秸秆来,小碎步走到前面,从先生的书案上拿了一块牌子,这才大步流星地奔出去了。

这一举动,倒是让整个屋子里的少年们都抬了抬头,望着那远去的少年,纷纷大摇其头。

陈舟顿时明白,这少年估计也没有认真读书,不知是害怕老者抽查,还是其他什么原因,竟然借出恭屎遁。

而且,做戏做全套,表情动作道具甚是到位。

那高粱秸秆,陈舟这么多天也用过多次了,倒也习惯成自然。

老者堪堪到了陈舟面前,看陈舟桌上空空如也,眉头一皱,正要开口,陈舟倏地站起:先生,我也要出恭!

齐刷刷的目光落在了陈舟的身上,眼神中带着几丝怜悯。

老者顿了一顿,脸色微沉:你初来乍到,想是不知道这出恭是要排队的!

陈舟一怔,上个厕所还得排队?

不过转念一想,也是,这要大家齐上厕所,这课业也就不用讲了。

敢情这时候就有防逃课的制度了。

所谓不知者不怪--陈舟松了一口气,可是你明明是为了逃避老夫的质问,妄图蒙混过关,不知者不怪,明知故犯必罚,伸手!

陈舟老老实实地伸出左手,绷紧了手掌,目视前方。

老者冷笑:还是个惯挨打的!

随着话音,那柄熟铜戒尺呼啸着落了下来。

其实挨戒尺是有些窍门的,例如绷紧手掌,就疼得轻些--最重要的,是不能躲,倒不是说对先生不敬,而是一躲之下,这戒尺就失了准头,一个寸劲,骨头就断了。

啪--

就一下,陈舟愣是没感觉到疼,别说疼,这一瞬间,陈舟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左手了。

连攥几下都做不到,已经失去控制了。

老头够狠!

打了这一下,老者面不改色地转身走到自己的书案旁,拿着一本发黄的书走了过来。

看来这老者也是发现陈舟其实是没有书看了。

陈舟尽管挨了这一下,心里并不痛恨,本来就是自己也想借上厕所为由欺瞒先生,这一下挨得对。

难不成,这青田社学的课本,也和冯氏私塾一样,是公用的?

老者走到近前,把书扔到了陈舟面前。

封面四个大字:大学章句。

上边印着:万历十五年精校,下边印着江陵文锦阁梓行。

明代精校版大学章句!

陈舟立刻有种抢过来抱在怀里的冲动,明知道这时候这东西不值钱,可是,完全控制不住肾上腺素啊!

老者看着陈舟有些激动的样子,脸色好看了一些,冷哼一声道:二十文!

陈舟的肾上腺素瞬间就停止分泌了,什么二十文?

这本书,二十文!

明白了,这和冯氏私塾不同,课本社学准备,但是要出钱。

二十文--张平夷一年的束脩也不过两百文,这就要十分之一。

按照明代的汇率,这本大学章句起码也上百块了。

不过,必须得给啊,学校卖的东西,哪有讨价还价的余地。

陈舟肉痛地从褡裢里摸出了二十文铜钱,放到了桌子上。

穷家富路还是对的,虽然说青田社学不要束脩了,老陈头依然把这两百个铜钱给他带上了,避免了拿不出钱来的尴尬!

不过陈舟也知道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凭什么白给你呢?

现在这些书和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,价格还是很高的。

书虽然说也是印刷的,毕竟来讲还不是那么工业化。

我知道你是从张平夷那里来的,不过张平夷大概还在教那些孩子们三百千,在用百家姓开蒙吧?

老者话里边儿讥讽的意味很浓。

张师以百家姓教我,让我知道天地间的道理,先生之言,学生不敢听!

呵呵,这么说,你对张平夷还是很赞成的?

启蒙恩师,未敢或忘!

也罢了,你今天来到了我这里,把你送到这个班级,你跟得上,就在这个班级就读,你要是跟不上,就从哪儿来回哪儿去,也不用说还要到前边院子去的话了!

陈舟也气不打一处来:请先生放心,无论在哪里,学生都跟得上!

就陈舟自己的眼光,张平夷那绝对是有水平的,别的不说,就冲那一笔好字,也是满腹经纶的人物。

只不过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,落魄在冯氏私塾糊口。

居然如此狂妄,你和张平夷打听打听,就算是他张坦之,也未见得敢和我如此说话!

老者有些吹胡子瞪眼,和那个端着茶水的形象判若两人。

陈舟扬着脑袋,根本没有接这个话题。

还挺有志气,这样吧,你刚来,也只能跟着众人一起学大学章句,至于论语和孟子,我会单独给你讲解,免得让人说我难为你,但是,三个月之后,你要跟得上课业的进度!

只要先生讲,学生自然会跟得上,不让先生费心!陈舟气哼哼道。

挨了打,花了钱,买了书,许了诺:这就是陈舟对自己这开学第一天的总结。

按部就班地上了几天学,陈舟也很快发现这青田社学的课业,居然比冯家私塾要快得多。

这其实很正常,冯家私塾实际上是以开蒙为主的,学生普遍要求不高,能认识几个字,做个店铺掌柜,就是人生理想了。

而这个社学则不然,前面两进院子的两个班,学生年纪稍小一点。

陈舟所在的这个班,显然已经属于是高级班,已经开始读四书五经了。

这时候已然分年级教学了,还真是先进。

大学、中庸、论语、孟子--论语和孟子都已经讲完了,社学的进度就是大学章句。

老者虽然口冷,补习倒是不含糊,每每给陈舟加餐补课,课业一日千里。

学生们每日里读的正是大学,什么在明明德,正心诚意,格物致知之类。

好在陈舟过目不忘,背诵的实在是轻松--有了背诵做基础,理解也不是什么难题了。

有些东西,用现代的观点去解读,也是非常具有价值和意义的。

几次课业论对下来,陈舟的地位立刻上升了一大截,学生的地位,那绝对和成绩是成正比的。

别人不论,那位出恭者,就对陈舟佩服得五体投地。

此人姓孟,双名昭瑞,乃是孟夫子后人,家住青田镇上,父亲经营着几处店铺。

在青田镇来说,算得上是富二代了。

无奈家学渊源,若是论起生意经来,绝对无出其右,偏偏他父亲一心不想辜负老祖先,死乞白赖地送了他到社学来。

偏偏孟昭瑞一读书就头大如斗,每日里都煎熬万分,上次的出恭,对他而言也算是家常便饭。

无奈来读书的都是为了科举,四书五经是科举的基础,或者说也是科举的范围。

所谓的时文制艺,不过就是代圣人立言,都是在这些经传中来做文章,所以学好熟读成诵是非常有必要的。

孟昭瑞却是老想着如何把家里的店铺发扬光大,为此戒尺没少挨不说,他老爹的棍子也是十天半月就见次面。

对陈舟的钦佩,让孟昭瑞一个劲儿地和陈舟套近乎。

这天中午下学的时候,孟昭瑞拉着陈舟,非说要请客。

《明朝大官人》第十五章禁书

学生之间的友谊,大致分为两种情况:一种就是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

大概就是以成绩来划分的,优生就是优生,差生就是差生。

就像富人有富人的圈子,穷人有穷人的圈子一样。

还有一种,就是兴趣相投,有共同的爱好。

其实除了这两种,还有一种例外的情况,那就是一见钟情--呸呸呸,这词儿不合适。

有句俏皮话说得好,王八看绿豆--对了眼了。

总之一见就投缘。

孟昭瑞和陈舟就是这种。

当然,主动的是孟昭瑞。

陈舟还没搞清楚这个情况呢,孟昭瑞已经和他携肩揽腕,兄弟相称了。

而陈舟又是个讲究礼尚往来的人,人家一心和你好,孟昭瑞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意思。

他一心想和陈舟好,陈舟已经感觉到了。

因为这几天,一直显得很是亲密,课上的时候,自然不敢造次,可是在课下休息的时候,总是没话找话地来聊天,来套近乎。

搞得陈舟的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。

这家伙,不会是取向上有什么问题吧?

最终,陈舟旁敲侧击拐弯抹角,总算是问出来了。

结果让陈舟差点吐血,孟昭瑞之所以如此,是觉得陈舟和他是一类人。

而这个一类人的判断,竟然是有事就说出恭!

这个逻辑,实实在在把陈舟雷住了。

不过也说明,孟昭瑞是个实在人。

而陈舟也意识到,自己前世的一个很大的问题,就是不善于交际。

这种交际不是逢迎拍马,而是说,人是一种社会性的动物,你没有交际就没有朋友。

那么当你遇到任何事情的时候,没有任何人站出来给替你说话。

而且现在陈舟面临一个很现实的问题,那就是如果真的要参加科举考试的话,哪怕仅仅就是童子试,他也需要具结互保。

在冯氏私塾的时候,虽然也有人信誓旦旦要考秀才,其实距离十分遥远。

可是在青田社学,这就是眼前的事情。

当然,现在陈舟还有时间,因为,县试在仲春月,他已经错过了,只能等来年。

这县试,也不是想象中拿着笔墨纸砚就能考,是有着很严格的流程的。

简单说,首先必须入学,也就是在官府承认的学校读书。

其次就是亲供、互结、具结。

亲供比较简单,就是履历,说白了,就是资格审查。

包括本身姓名,年岁,籍贯,体格,以及容貌特征。

同时填写曾祖父母,祖父母,父母三代存殁履历,过继的人要写本人亲生父母三代。

这样的话,户籍不符,犯罪株连的一些情况,就在这个阶段解决了。

而互结,就是考生找同考的五人,写五个人互结保单,作弊者五人连坐。

这一点就霸道了,等于是找了四个监督人。

而具结是指请本县廪生具保,称之为认保。

保考生不冒籍,不匿丧,不替身,不假名,保证身家清白,非娼优皂吏之子孙,本身亦未犯案操贱业。

这条,等于是审查的升级版,得有个高等级的人为你打包票。

完成以上几条,才准许参加考试,名册就存放在县衙里面。

陈舟简单计算了一下,自己的亲供,也就是履历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所以首先就是互结,需要四个同学。

当然,这种需求是相互的,自己也同时给别人作保。

可是青田社学中,自己算是插班生,搞不好,别人互结都已经固定了。

而具结,也就是廪保现在看起来,还比较遥远。

不过听说社学会有相应的活动,如果成绩突出,自然会有人来张罗为自己作保的,到时候再说也行。

所以奔着礼尚往来的原则,以及大家好才是真的好的目的,陈舟很痛快地就答应了孟昭瑞的邀约。

他也正想着,到镇上去看一看。

自己穿越以来,活动范围没有超出方圆二十里不说,连各种信息也少得可怜,除了天启即位确定了一下时间坐标,各种朝堂大事一无所知。

憋屈啊,前世天天慨叹信息爆炸,无用信息太多,这一世倒是天遂人愿,简直就是世外桃源。

可人就是贱,陈舟现在迫切地想了解,这个世界是怎么样的。

青田社学,实际上是在青田镇的边缘,不知道是哪个大户人家,多少年来废弃的一个祠堂。

学校自古以来就是如此,什么老庙啊祠堂啊坟地啊之类的,辟邪!

而这祠堂离着镇子上,大概一里多地。

青田镇,在整个县域也算是不小的一个镇子了,林林总总的住户加起来,得有几千人。

当然,这几千人实际上也并不全是住户,还有十里八乡在这里经商做卖的。

青田镇,几乎是十里八村前往县城的必经之路,卡在交通要道上。

正所谓要想富先修路,古今同理。

自古以来,最先繁华起来的地方,都是有各种原因的。

要么是政治中心,经济中心,要么则是交通便利。

所以青田镇上,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小繁华的,比起陈家庄冯家庄来,绝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孟昭瑞今天拉陈舟出来的由头,是请陈舟吃饭。

陈舟有的时候也从家里边带上一点儿黑馒头和咸菜,但是这种东西一天两天还可以凑合,长期吃起来,实在有些对不起自己的胃口。

社学的饭,也实在也是吃腻了,贵倒是不贵,但是这个时候的菜缺盐少油,清汤淡水。

吃得陈舟直反胃不说,那褡裢里的铜板也少了好几枚。

孟昭瑞拉陈舟进的是一个小饭馆,说是饭馆,其实就是两间临街的屋子。

门前挑着幌子,门口出着案板,案板上是面,看上去,倒是比家里的要白上一些,还有几个揪好的面团。

旁边是不知道哪里弄来的一个青石磙,竖着摆在那里,上边是黄泥抹成的茶壶灶!

正是吃饭的点儿,那灶口还放着手腕粗细的两根树枝,噼里啪啦地烧着。

看着像是吊炉烧饼,不过这设备太原始了。

老包--来两个锅盔,包豆豉,分量要足,今天我请客!

孟昭瑞一进门,就开始吆喝。

好勒--随着应和声,一个面色黧黑的中年男子快步迎了出来,英子--揉面!

如风一般跑出来的是一个小姑娘,那小手上还沾着面粉。

孟昭瑞看陈舟目不转睛地看着小姑娘在那揉面,不由得笑道:陈兄,男女授受不亲,你这么看人家,可不合适!

陈舟直接被闹了个大红脸,其实他真没这意思。

看那姑娘穿花戏蝶一般忙碌,陈舟是当做风景来看的,和旅游的时候参加婚礼一个概念。

结果孟昭瑞这一句话,反倒让陈舟的心里七上八下的,确实不合适。

埋头走进屋子,两个人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。

怎么样?看上了?用不用小弟我帮你去说媒?

陈舟瞪了他一眼:胡说什么,让人听见,不是说男女授受不亲,大家千金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,怎么当街卖锅盔?

孟昭瑞嗤笑一声:你糊涂了吧--你说的那是小说里面千金小姐们过的日子,这包老头的闺女,连小家碧玉都算不上,说白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,管你什么大门二门的--你看看她,连脚都没有缠!

陈舟瞄了一眼,可不是,这姑娘一双天足,看起来,脚还不小。

店面虽然不大,但是收拾的却是干干净净,没有伙计,只有父女俩在忙活。

这姑娘揉好面,擀好,直接用擀面棍一挑,那锅盔飞着,直奔在灶前鼓捣柴火的老包。

老包头也不回,回手一抄,顺手一抹,锅盔已经端端正正地贴在灶里了。

好手艺啊,果然是艺精则灵,赏心悦目。

这眉眼清秀的小姑娘步履轻捷,如同风一样地进得屋来,把一碗豆豉放在两人桌上。

不一会儿,焦酥喷香的锅盔端上来了。

孟昭瑞手一挥:吃!

陈舟拿过一个锅盔,包上豆豉,小口小口地吃起来。

孟昭瑞如法炮制,狠狠咬了一口,烫得龇牙咧嘴。

原来你吃过这个啊--

呃,吃过一次,也是和同学!

只是此同学非彼同学罢了。

以后出来记着叫我啊,否则我可不答应,不行,我得和你义结金兰!

陈舟失笑:就算咱俩要义结金兰,也得先把锅盔吃完了吧?

对对,快吃快吃!

孟昭瑞马上加快速度,怎奈锅盔太热,只能是沿着边,把个浑圆的锅盔愣是啃成了齿轮。

啃了两口锅盔,陈舟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:哎--刚才你说什么来着,小说?

是啊,你这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,当然不知道啊,告诉你,小说可比这圣贤书有意思!

废话!

小说可不有意思嘛,这就是娱乐消遣的东西!

都有什么小说啊?

陈舟决定探探底,没准儿自己也写一本呢,要是能火,后世没准儿就是五大名著了。

《三国志演义》《水浒传》《西游记》,大概长篇章回里边有名的就是这三个了,拟话本就多了,不过长篇的感觉没意思!

长有长的好处,短有短的韵味,我也喜欢,就是没有看过,只是听人说过一些!

没看过啊,我正好带着一本,我拿给你看,可不许外传,这可是禁书!

《明朝大官人》已完结,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明朝大官人》即可免费阅读,欢迎关注我们哦!

《明朝大官人by青衣行-穿越言情小说在线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