折腰令by苏囧囧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折腰令by苏囧囧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

折腰令

时间:折腰令作者:苏囧囧

折腰令小说

精品小说《折腰令》是作者苏囧囧的作品,小说的主人公是慕长欢萧赫,小说内容感人肺腑,情节扣人心弦。内容主要讲述了:容州城人人皆道,皇叔北静王驱除鞑虏,倨傲凶残且不近女色,是个玉面阎王。只有慕长欢知道,强娶了她的萧赫私底下有多过分。第一人格的慕长欢医术高明,软糯温柔,不仅被萧赫“欺负”到哭,还被萧赫养的狗子雪狼欺负...

折腰令全篇完整版小说全文在线阅读

《折腰令》013欢欢,过来!

高嬷嬷说得信誓旦旦,萧溶溶却始终都不曾表态。

高嬷嬷不由得急了,火烧火燎道,郡主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趁着虎崽子还小,就应该将她结果了,不然,等她接过管家权,再收拢了伏嬷嬷的心,彻底坐大了,那可就真的迟了。

嬷嬷别说了,高嬷嬷说了这么多,萧溶溶终于抬起头,眼神澄澈地看着她道,慕小姐是我的长嫂,又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怎么可能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。

还请嬷嬷就此打住,这次看在你伺候我多年的份上,我就不跟你计较了,再有下次,我一定狠狠罚你。

郡主--高嬷嬷还想再说些什么。

萧溶溶突然将手中的暖炉摔在桌上,沉着脸道,够了!我累了,旁的事,等我身子好些了再说。说完,直接下地离开。

高嬷嬷见小主子发怒,总算收敛了几分,随后,又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她家郡主还要靠慕长欢的血来医治毒伤呢。

这般想着,她嘴上不再说什么,心里却暗暗道,就让那小贱人再多活一阵子!

容州城郊,马车行了将近一个时辰才停下。

王爷,王妃,广元寺到了。褚章跳下马车,在外面提醒。

车厢里,萧赫放开因为颠簸跌进他怀中,满脸通红的慕长欢,又帮她系紧了披风的带子。

走吧,他朝她伸出手。

慕长欢看了眼面前骨节分明,带着些微薄茧的大掌,却没有将手递给他,而是转了头,傲娇地朝外走去。

萧赫看着她微带别扭的背影,收回手,低头哂笑了一声,跟了上去。

广元寺建在容山之上,下了马车,慕长欢便瞧见一大片一大片的蔚然雾气,置身其中,恍如仙境一般。

梅树在后山,萧赫来到她身边,淡声提醒她。

慕长欢收回目光,微微颔首道,走吧。

两人并肩往寺里走去。

青桐没什么眼色,暗搓搓地从后面跑过来,慢慢挨近了慕长欢,小声道,小姐,来都来了,奴婢听说广元寺普渡大师解签可灵了,您要不要去抽一支?

慕长欢闻言,却是淡淡摇头道,不了,我不信这些的。

青桐噘了噘嘴,没再劝。

一行人直接去了后山。

十里白梅开得正好,偶尔有风吹过时,梅花瓣飘落,就像雪一样。

慕长欢九岁之后,就不怎么喜欢太过纯净的东西了,但这一瞬间,她却看得有些痴了;;

冷香味弥漫的梅林中,女子一袭红色斗篷,痴痴地看着枝头寒梅,侧脸精致如玉,她身边高大俊朗的男子则一瞬一瞬地看着她,眼神中藏着缱绻的柔情。

一眼万年,也不过如此。

不知过去多久,忽然,两人身后响起一阵极轻微的脚步声。

那声音太小,专心致志赏梅的慕长欢没有注意到,但萧赫却察觉到了,并且极轻易地就识破了对方的身份。

欢欢,忽然,他绷直了身子,眼底浮起一丝狡黠的笑,叫了咫尺外的慕长欢一声。

慕长欢下意识地回头。

还未来得及发问,就被突然上前的萧赫一把按在了梅树上。

双唇相触的那一瞬,慕长欢睁大了眼睛。

她看着近在咫尺的萧赫的脸,记忆中,他似乎从未有过如此温柔的神情,就像含着一汪泉水,暖和而又熨帖地包裹着她,叫人忘忧,又叫人沉沦。

她怔怔地看着他的眉眼,心跳不受控制地加快。

乖,闭上眼!萧赫低低地喃了一声,带着几分蛊惑意味地说道。

慕长欢呆呆地照做。

两人吻得忘情,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的沈瑜生脸色已经苍白如纸,拳头攥得咯嘣作响。

他的心都在滴血。

他拼了命救回来的小姑娘,一手带大的小姑娘,竟然被别人捷足先登,给啃了!

《折腰令》014大醋坛子,不惯着你!

沈瑜生站在那里,唇色发青,胸膛剧烈地起伏着。他想不顾一切地冲上前,将萧赫掀翻在地,剥皮拆骨,但仅存理智却提醒着他,他不能!

阿欢已经是北静王妃,他一时冲动倒是解气,可阿欢以后该怎么办!北静王失掉的颜面一定会变本加厉地从她身上找补回来。

这般想着,他拳头攥得越发紧,生生地满腔的怒火和愤懑压了下去,一甩袍摆,身姿如松柏一般挺拔地朝两人走去,到近前后,轻咳了一声。

慕长欢听到咳嗽声,终于回过神来,她用力地推开萧赫,羞恼地道了句,王爷,有人。说着,满面通红地朝萧赫身后望去。

结果,却在看到沈瑜生后,倏地变了脸色,她羞愤又难堪地怔在那里,满脸不可置信,过了好一会儿,才哽咽着叫了声,沈大哥。

沈瑜生拼命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眼珠子都染红了,才朝她轻轻颔首,跟着又移开目光,转向萧赫,飒然拱手道,大理寺少卿沈瑜生见过王爷。

分明是再恭敬不过的话,却被他说出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思。

萧赫不动声色地将慕长欢揽进怀中,一面抬手,温柔地帮她拭去她眼角的水光,一面状似不经意道,原来是沈大人,你不在上京大理寺当差,怎会在此处?本王记得,距离腊月底还有多半个月,陛下这几日还未封笔罢?

沈瑜生垂眸,再次拱手,回王爷的话,下官此番是告假回容州,打算将家父、家母接去上京,一家团聚。

原是如此,萧赫收回手,轻轻地笑了一声,你怎不早说,本王还以为你是为了王妃回来的。毕竟,你们曾经有过十年的婚约。

沈瑜生听萧赫这般说,宽袖下的拳头攥得又紧了几分,但嘴上却没说什么。

外面冷,我们回去吧,萧赫也没指望他回答,宣示完主权,他微微低头,跟慕长欢说话。

慕长欢的眼神还落在沈瑜生的身上,她看出他在极力撇清和她的关系,她也知道他是怕她在萧赫面前难做,可偏偏这样,她心里才更难过。

欢欢!见慕长欢一瞬不瞬,神情哀戚地直望着沈瑜生,萧赫低低地又叫了一声,眼底阴翳,语气却越发温柔。

慕长欢终于反应过来,她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,冲着沈瑜生道,沈大哥,你保重,我先回去了。

话落,她便被萧赫牵着,从他身边擦过,离开了梅园;;

公子,我们也回去吧,沈府的小厮牧离从远处走近了沈瑜生,低低地说道。

沈瑜生却未理会牧离,他如玉的面庞浮起一抹绝望而又讽刺的笑,接着,完全没有任何预兆,猛地扑向前,一口鲜血,淋淋漓漓地喷洒在了慕长欢靠过的梅树上。

登时,雪白的梅花化作朱砂色。

沈瑜生也单膝跪倒在了地上;;

另一边,萧赫一到广元寺的客院,就冷下脸,松开了慕长欢的手。

慕长欢此时正心乱如麻,也不惯着他,扭身就往外走。

萧赫察觉到她的动作,更气了,猝然转身,一把扯住她的手腕,厉声质问道,你想去哪里?去梅林找沈瑜生?!

慕长欢眼里含着淡淡的水雾,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嘲讽,看着仿佛妒夫一般的他,悲戚反问,在王爷心里,我就是这般水性杨花的女子?

萧赫被她脸上的表情震到,心口一紧,忙缓和道,本王不是这个意思!

那王爷是什么意思?慕长欢步步紧逼,眼神如刀。

萧赫不自在地看了她一眼,又看向别处,哼道,他是你沈大哥,我只是王爷。语气里,竟是带了几分酸涩的委屈。

慕长欢听他这么说,先是一愣,反应过来后,又恼得很,用力抽回自己的手,冷声道,我先回城了,王爷自便。

萧赫怎么可能放她一个人走。

他的脸色虽然还是不善,但脚下步伐却不慢,追上了她,僵硬道,本王跟你一起回城。

慕长欢没搭理他,连一寸余光都没分给他,脚下步子又快了几分。

《折腰令》015王爷能回避下吗?

慕长欢快步朝客院外走去,萧赫紧随其后。

谁知,两人刚出月亮门,就碰上了从后山回来,神色慌慌张张的牧离。

慕长欢是认识牧离的,见他面色紧绷,神情不对,下意识地停下脚步,问道,牧离,你脸色怎么这么差,可是遇到什么事情了?

牧离看到慕长欢,眸光瞬间一亮,他匆忙行了一礼,正要开口,忽然又想起沈瑜生的交代,生生止住话茬,道,没什么;;慕小姐见谅,奴才还有事,就先退下了。说完,就越过她跑远了。

慕长欢看着他的背影,好看的眉头紧紧蹙了起来。

不是要回城吗?萧赫猜出牧离是沈瑜生的人,站在慕长欢身后,凉嗖嗖的说了一声。

慕长欢强忍着发火的冲动,眼皮颤了颤,下一刻,不知想到什么,她脸色突然大变,转身疾步往后山方向走去。

萧赫黯了眉眼,一咬牙,阔步跟了上去。

赶到梅园后,慕长欢第一时间发现了不对,有一片地方土色很新,似乎刚刚被人翻修过。

她抿紧了唇,瞳孔一缩,拔下头上的玉簪,蹲下身在那片新土上翻了几下。

有很浓的血腥味。

沈大哥他;;果然出事了!

萧赫一直跟在慕长欢的身后,她能想明白的事情,他不会不懂。

沈府的下人应该已经去找大夫了。沉默片刻后,他脸色极难看地说道。

慕长欢站起身,眼眶微红,看向他,带着几分哀求道,王爷,我就是大夫。

萧赫并不愿意慕长欢和沈瑜生再接触,他冷声反驳道,不是看了几本医术就能自称大夫。

;;那我能去看看他吗?慕长欢没有解释,只是向他妥协,向他示弱。

萧赫心里自然是不愿意两人见面的,但是他也知道,他的阻止只会将她越推越远。

而这并非他的初衷。

本王陪你去。最后,他不情愿地吐出这句,又冷冷地看了身边的褚章一眼。

褚章会意,运起轻功飘然而去,去打听沈瑜生的住所。

萧赫则陪着慕长欢走在后面。

多谢王爷,出了梅园,慕长欢轻轻地向萧赫道了声谢。

萧赫听到这句,自见到沈瑜生起就憋着的一股气,总算散了些,语气低沉道,本王知道,他是你的救命恩人。

;;王爷知道?慕长欢呼吸一滞,过了片刻才说道。

萧赫怕提起她的伤心事,只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,一句多余的都没提。

约莫半盏茶的功夫后,两人进了客院,褚章已经查清楚沈瑜生下榻的院子,前来禀报。

萧赫带着慕长欢直奔静心苑。

牧离已经下山,此时苑中空无一人。

萧赫推开门,直接带慕长欢进了僧寮。

沈瑜生正横躺在竹榻上,面色暗淡,薄唇紧抿,雪白的衣襟上晕染着斑驳的血迹。

慕长欢只看了一眼,眼圈便又红了。

萧赫又是一阵不是滋味,他暗暗收紧拳头,提醒慕长欢,去看看他吧。

慕长欢强忍住眼泪,点了点头,脚步有些虚浮地朝床榻走去,落座后,抬起修长白嫩的手指,按上他的手腕。

如何?过了片刻,萧赫黑着脸上前问道。

慕长欢一面从袖中捻了银针出来,扎在沈瑜生胸口的穴位,一面轻声道,舟车劳动,怒火攻心,得一些时日才能调养好。

萧赫没再言语,幽邃的潭目微眯,静静地看着慕长欢施针。

她的模样,似乎很是熟稔,并不像只背了几本医术。

两刻钟后,慕长欢将银针收了回来。

与此同时,沈瑜生缓缓地睁开眼睛。

阿;;王妃?他原本想唤阿欢,却被萧赫的一声咳嗽打断,只能生生地改了口,又撑着身子勉强坐起来,朝萧赫道,下官身子不适,无法向王爷行礼,还请王爷恕罪!

无妨。萧赫倨傲地看了他一眼,随后又转向慕长欢,语气也随之变得温柔,欢欢,既然沈少卿已经醒了,便让他好好歇着,我们先回去吧。

王爷,慕长欢却没听萧赫的,她望向他,用力咬了下唇,道,我有几句话想和沈大哥说,你能回避下吗?

萧赫:;;他暗暗地屏住呼吸,收紧拳头。

慕长欢!这女人是吃了豹子胆了吗?

她要跟他的前未婚夫说私房话,还让他回避!

凭什么!他见不得人吗?!

他们到底想说什么?!

《折腰令》已完结,想查看完整版小说内容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《折腰令》即可免费阅读,欢迎关注我们哦!

《折腰令by苏囧囧-古代言情小说在线阅读》